Friday, May 29, 2015

中国报:民聯如何不復存在?

中国报:民聯如何不復存在?

針對當前民聯的內亂,林吉祥上星期語重心長地說了一句:兩個禮拜后,民聯可能不復存在。林吉祥說此話的原意,當然是為了觸發民聯人士的危機感,呼籲同志們不要為了眼前爭議而拆掉了通往布城之道路。然而實際上,民聯想力挽狂瀾又談何容易?

 我們先說當今民聯是怎么樣的存在。民聯是公正黨、行動黨和伊斯蘭黨三黨的政治聯盟,雖然三黨的政綱未曾統一,但卻于全國大選中合作,攜手對抗共同敵人國陣。對人民而言,民聯可是建國以來最有機會推翻國陣的反對黨聯盟,承載著人民對改朝換代的夢想。

 縱觀大馬的政治版圖,國陣佔有近乎三分二國會議席,民聯則佔有超過三分一國會議席。民聯若想推翻國陣上台執政,首要跨過的門檻是二分一的國會議席,而在這之前,還需以民聯三黨都能和平共享政權為大前提。試想想,如果民聯三黨在未扳倒國陣之前,自己就先鬧分裂,那么請問改朝換代還會有戲嗎?

 下個禮拜后,會發生什么事?事關以哈迪為首的保守派,是否會繼續領航伊黨。哈迪的保守派,與所謂的開明派又有何不同?分別在于,保守派要求先定下神權治國路線,才來談如何共取天下;而開明派則要求先取得天下,才來慢慢實踐神權治國路線。只要去瞭解一下伊黨的創黨宗旨,不難發現兩者都有共同目標,只是路線不同而已,相比之下,保守派要比開明派老實得多。

通往布城絆腳石

 但對于改朝換代大業而言,哈迪保守派的這分老實,卻是民聯通往布城的一大絆腳石。哈迪七早八早就把所有不能上檯面的條件,都整整齊齊地擺在民聯神台上,教公正黨和行動黨如何還有轉身余地?但若想改朝換代,又不能丟下伊黨,只剩最后一個辦法,就是換一個所謂的開明派領導取代哈迪領導伊黨,至于開明派幾時才會貫徹與保守派相同的目標,那些都是后話了。

 如果下個禮拜后,哈迪依然通過黨選考驗,繼續領導伊黨,那么,民聯不復存在的推測就將會應驗,至少那個曾經有可能取代國陣的民聯,就真的從此不復存在了。


吴启聪 中国报 29/5/2015

Thursday, May 21, 2015

中国报 : 影子內閣的鬧劇

中国报 : 影子內閣的鬧劇

近期有關民聯影子內閣的事,簡直就是一場鬧劇。先是公正黨聲稱要成立民聯三黨的影子內閣,然后行動黨就搶先宣佈自己的影子內閣,最后連伊黨也起哄說要成立伊黨的影子內閣。

 什么叫做影子內閣?就是反對黨聯盟仿照執政黨的內閣,委任影子部長一對一監督部門的行政。除了監督部門行政,影子內閣更標誌著反對黨聯盟的執政準備,一旦上台執政,影子內閣馬上成為正式內閣開跑運作。由此可見,影子內閣理應是反對黨聯盟作為潛在替代政府的最基本條件,但請問,由308至今已有7年之久,為何民聯仍然無法產生出一個像樣的影子內閣來?

 民聯三黨各自宣佈自己的影子內閣,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每個部門有三個民聯影子部長監督,連統一立場發言都不能,試問他日上台執政后,又該如何治理部門的行政呢?民聯若未能讓人民看到影子內閣的執政準備,實在難以說服人民相信民聯政府的可塑性。

 看回這一次的影子內閣風波,旺姐一提到影子內閣,為何行動黨就匆匆忙忙宣佈了自己的影子內閣?試想想,如果行動黨分到的部門,跟當今馬華、民政相去不遠的話,那行動黨在華社心目中的神話是否會破滅?實際上,公正黨有沒有可能把財政、國防、教育、內政等重要部門交給行動黨?大家心裡有數,所以行動黨別無選擇,只能自行宣佈影子內閣,至少保住了面子。

對選情只有破壞

 伊黨的影子內閣,純粹是湊熱鬧,並沒有什么特別政治意義可言。但值得華社關注的是,若民聯三黨有天真的坐下來平分天下共組內閣,請問有哪些部門是可以由伊黨掌管,而我們又不用太過害怕伊黨會來搞什么神權主義的?當然,伊黨貢獻了三分一的議席,也不可能是吃素的。

 綜合所有因素,民聯成立影子內閣,雖然是一個政治意義極為重大的里程碑,但對民聯的選情卻只有破壞沒有建設,那倒不如一直維持現狀就好,無需交代民聯的建設,只需專攻國陣的負面新聞。可是,國陣再負面,也無法撐起民聯的門面啊!


吴启聪 中国报22/5/2015

Thursday, May 14, 2015

中国报:消費稅症候群

中国报:消費稅症候群

消費稅殺到,人們都有一個很自然的反應:勒緊褲帶,盡量少花錢,尤其是少去有征收消費稅的商店。一夜之間,人們的生活水準仿彿倒退一大步,有者躲在家中啃麵包,有者寧願去又熱又擠的小販中心;只要看到有冷氣、門面稍微堂皇些的餐廳,都不敢踏進去。不難發現,自消費稅推行以來,小販中心的生意蒸蒸日上,一般餐廳卻門可羅雀。

 實際上,人們的生活水準倒退,並不完全是因消費稅增加生活成本,很多時候是心態作祟。就以飲食業為例,很多人為了躲避消費稅,不願去冷氣餐廳,寧可去小販中心。實際上,冷氣餐廳雖然征收6%消費稅,卻沒有額外起價;小販中心雖沒征收6%消費稅,私底下卻起價超過10%。兩相比較,哪個划算?但心態往往幫人們決定了去小販中心
 要做個精明消費人,不是盲目避開消費稅,而是理性看待物價的前后起伏。單憑感覺去決定消費行為,很多時候吃了大虧還以為自己賺到。我們必須以質量來衡量物價是否划算,爛貨便宜,貴買好貨是常態;便宜買好貨是因為促銷,貴買爛貨就是愚蠢。

導致惡性循環

 在消費稅效應下,人們勒緊褲帶,普遍上造就了市場上的不景氣,各行各業似乎走進了寒冬。這其實是個惡性循環,當人們不消費,市場就會變得不景氣,接著經濟萎縮就會打擊人們的就業和收入,並導致人們更加無法消費,一個圈又轉回來了。總的來說,對于經濟的建設,消費還是有必要的,現在的懼怕消費稅心態總有一天會退燒,人總不能一輩子在家啃麵包吧。

 只要能夠做到精明消費,花應該花的,省應該省的,日子還是一樣能過的。如果消費稅所增加的生活成本,已經超出個人收入的負擔範圍,那就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政府就要設法去解決了。


吴启聪 中国报 15/5/15

Friday, May 8, 2015

中国报: 雲冰補選:巫統氣數未盡

中国报: 雲冰補選:巫統氣數未盡

絕大多數人對于雲冰補選成績的觀點,莫過于巫統的多數票被消費稅猛削了一半,結論就是巫統氣數已盡之類的。但筆者認為,事實跟以上說法恰恰相反,雲冰補選雖然不啻是巫統的一記警鐘,但同時也預告了巫統氣數未盡。

 雲冰補選的選民,絕大多數都是墾殖民和馬來人,須知在全馬222個國會選區中,類似選民結構的選區可是佔了多數,如果巫統能夠穩住這些墾殖民兼馬來選區,基本上要保住政權並不是問題。

 505這個時刻,適逢消費稅滿月,馬來社會對消費稅的不滿情緒,理應在現時達致巔峰。如果說巫統在雲冰的多數票被削剩一兩千張,那么巫統就岌岌可危了;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多數票僅被削掉一半,巫統仍保有絕對優勢。試問到了3年后的全國大選,馬來社會對消費稅的不滿情緒,有可能高過現在嗎?如此比較下,可以預見消費稅難以動搖巫統的根基。

 或許說,雲冰只是一個鄉區,城市裡還住著更多對政府不滿的馬來人。然而,當今大馬的選舉制度,人多不等于議席多,10萬選民的城市選區跟3萬選民的鄉村選區,同樣以一個選區計算,屆時墾殖民兼馬來選區隨時能夠包圍城市選區。結論就是,即使受到消費稅衝擊,巫統仍然能毫無懸念保住大多數馬來選區。

天掉下來的禮物

 針對華人選票,馬華民政也無需為華人票的回流雀躍,因為伊刑法課題的發酵,華人選民或許從此唾棄伊黨,但不等于也一併唾棄行動黨和公正黨。馬華民政對壘到公正黨和行動黨,一樣要吃大虧,只有在對壘伊黨的選區才佔到便宜。

 如果伊黨從此失去華人選票,即將被徹底轟回東海岸,便意味著民聯三黨即使再湊成一隊,也難以動搖國陣的執政優勢。這對于巫統來說,不啻是個天掉下來的禮物,總的來說,巫統氣數未盡。

 或許選舉制度改革,又或許鄉區馬來人揭竿而起,才有望終結巫統的氣數。


吴启聪 中国报 8/5/2015

Friday, May 1, 2015

中国报:淺談兩場補選

中国报:淺談兩場補選

雲冰和峇東埔的補選,看頭在哪裡?這兩場補選可說是對國陣民聯的學期小測驗,與形同大考的全國大選相比,它們只能總結當今時段的朝野優劣勢。

 先說峇東埔,這場補選將會是多項政治課題的指標,其中主軸為又再鋃鐺入獄的安華。安華盤踞多年的這個老巢,這次會有多少張反對國陣的選票?與安華因素相比,消費稅還是次要而已。

 此外,因為伊刑法課題發酵,民聯三黨目前正處于非常玄妙關係:行動黨似乎和伊黨徹底決裂,公正黨則非常吃力地嘗試兩面討好。如今峇東埔補選到來,民聯三黨又要以何種模式合作對抗國陣?更重要是,各族選民,尤其華裔,又是否會通過選票表達對民聯現狀的不滿?

 無論如何,峇東埔的結果毫無懸念,不可能落入國陣手中,只看多數票是增加或減少而已。然而,旺姐在峇東埔反覆競選和辭職,是否會引起選民反感?這也是有待揭曉。

 筆者認為,峇東埔純粹是安華家族的政治秀場,整個補選過程只有精彩,沒有內涵,相比之下,雲冰補選可以帶出的政治意義,更加重大。

雲冰補選更具看頭

 與峇東埔完全不同的是,雲冰並沒有安華元素,而是巫統和伊黨直接對壘的肉搏戰。在這個以馬來選民佔絕大多數的選區,其成績至少可以告訴我們,當今鄉區馬來社會對朝野的支持度。

 雲冰補選跟505大選時比起來,多了兩個關鍵因素,一是消費稅,一是伊刑法。毋庸質疑,消費稅已在馬來社會掀起相當的反風,這股反風究竟能否在下屆大選推翻巫統,或許現在就能從雲冰補選窺知一二。另外,伊刑法究竟能否獲得馬來基層支持,也要看他們對伊黨的支持度。

 儘管如此,筆者在開頭說了,這只是一場學期小測驗,皆因現在距離下屆大選還有3年之久,到時馬來社會是否已完全適應消費稅?伊刑法是否已被束之高閣?說不定巫統還能再度過關。


吴启聪 中国报 1/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