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4, 2015

中国报:劉軒(可能)不知道的事

中国报:劉軒(可能)不知道的事

不久前著名台灣作家劉軒到來大馬開記者會透露,他之前曾經寫了一篇看好大馬經濟前景的文章,遭到大馬華人讀者痛批,他特此呼籲大馬華社拋棄受害者情結。但筆者認為,或許關于大馬華社的很多方面,劉軒(可能)並不知道。

 劉軒(可能)不知道,大馬華人很多都不相信傳統媒體新聞,會比較相信網絡流傳的消息。大馬華人普遍認為傳統媒體都是被國陣政府操控的,只有網絡消息最自由最可信,所以大馬華社在接收資訊方面,當然不能與遠在台灣的劉軒相提並論。

 劉軒(可能)不知道,大馬華人很多不相信擺在眼前的事實,他們比較相信某些政黨領袖的言論。大馬華社普遍會把一些政黨領袖的言論當作真理,毫無保留地照單全收,絲毫不容許半點質疑,提出質疑者即遭大眾圍剿。

 劉軒(可能)不知道,大馬華人很多都把政治當作信仰,生活裡遇到的一切事物都能跟政治扯上關係,一切壞事都被解讀為某些政黨的陰謀。

 如果劉軒知道大馬華社以上的特性,應該不會大驚小怪地稱之為受害者情結

 言歸正傳,劉軒(可能)最不知道的事,是大馬獨立60年來,華社一直都在馬來特權下尋找一個突破點。在馬來特權面前,無法人人平等,因此大馬華社不斷通過政治途徑,與象征馬來政權的巫統和國陣抗衡。直到近幾屆大選,大馬華社方才從民族權益鬥爭,逐漸轉型去反貪腐鬥爭。

眼睛要雪亮

 60年了,大馬華社對于推翻巫統和國陣的渴望,已經到達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在苦無出路的當兒,什么理性都拋諸腦后,不管以什么道理和手段,總之絆倒巫統和國陣就是唯一目標。唯有瞭解以上整個大環境的前世今生,才能解釋劉軒口中的受害者情結;劉軒自己可知道嗎?

 當然,劉軒一個台灣佬,不可能為國陣背書,他的立場毋庸質疑;那請問為何他會說出大馬的好話呢?筆者不敢否定大馬華社換政府的決心,但只求在過程中,大家眼睛放明亮,不要盲目,對以上所說的三項大馬華社特性,引以為誡。


吴启聪 中国报 24/7/2015

Thursday, July 16, 2015

中国报 : 劉蝶事件面面觀

中国报 : 劉蝶事件面面觀

總結整個劉蝶廣場事件,有幾個層面是值得我們探討的:

 一、一起單純的偷竊案,最后竟然演變成華巫兩族的衝突,還幾乎惡化成種族暴動。華巫兩族之間的關係,真的出現了嚴重裂痕,以致一起雞毛蒜皮小事都能引爆兩族衝突。撇開政治因素不說,華巫兩族對于各方面的認知,都有著南轅北轍的差距,因此兩族在融合方面確實面對著巨大障礙。

 二、網絡假消息滿天飛,以訛傳訛。這起事件之所以瞬間熱爆全國,全拜網絡便利所賜。在人手一機的年代,華人商家賣水貨的假訊息,迅速在馬來社會擴散開來,以致小偷也能輕易動員幾百族人回來砸場,網上更有萬千族人聲援。網絡消息絕大多數都是無中生有,沒有夠硬的證據能證明虛實,偏偏人們總喜歡捨報紙而取網絡,寧可相信水分極高的網絡消息。

 三、網上人人皆可扮演民族英雄,但后果誰來承擔?事件發生后,不少網民紛紛當上了民族英雄,發表我們華人不能夠被欺負之類慷慨激昂的偉倫。但實際上,這些網民非但沒有幫上任何忙,反而網上言論被馬來社會轉貼,進一步加劇華巫兩族之間的仇恨。真要當英雄,莫要貶低他族,理應以德報怨,堅持追求真相,以文明方式討回公道。

 總的來說,劉蝶廣場事件堪稱是華巫兩族關係的一個里程碑,上面刻著一個大大的失敗。有者說,這是國陣政府的種族政策所致,雖無法排除這個因素,但在這裡我們需要捫心自問,我們華人社會能自行選擇放下對馬來社會一切的仇恨和成見嗎?即使明天國陣倒台,種族政策正式走入歷史,我們可否有信心糾正華人社會對馬來社會的一切認知?反之亦然。

 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當劉蝶廣場事件爆發后,筆者就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算到了最后,公道討回來了,但華巫兩族的仇恨卻進一步加劇,我們又得到了什么呢?


吴启聪 中国报 17/7/2015

Thursday, July 9, 2015

中国报:相信與真相

中国报:相信與真相

阿華在咖啡店遇到了阿明,說:阿明,聽說首相存了7億進他戶頭咧,你相信嗎?

 阿明從容:我跟你說,我隔壁家的張三,偷了隔壁李四的雞,還在自己家門前烤來吃。


 阿華:這不可能,偷了人家的雞,哪裡可能光明正大地在自己家門口又烤又吃?

 阿明:那你又相信一個做了幾十年部長的人,會把貪來的錢存進自己名下戶頭?

 很多人看了媒體大事報導首相涉嫌7億進其名下戶頭,近乎全數都信以為真,絲毫沒有半點懷疑,甚至連最基本的邏輯推理也直接省略過去了。

 或許很多人會反駁說,即使首相沒把錢存進自己戶頭,也一定還有其他手段,所以沒差。一事歸一事,我們要對事不對人,不管首相有沒有其他手段,至少這7億的事,我們必須公允以待,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到了這種地步,真相還重要嗎?一個充滿愚民的社會,最大特點就是已沒有人再追求真相,而是單憑情緒,人云亦云,一個個當起法官判定別人生死。對國陣不滿或迫切渴望國陣倒台,不等于要無條件接受一切有關國陣的負面新聞、盲目相信國陣的壞消息。人無知還情有可原,如果是那種不惜濫用人民愚昧來趁機煽風點火的鼠輩,則其心可誅。

謊言會變成真理?

 真相已經不再重要,一個謊言,只要讓大多數人都相信了,它就變成了真理,即使與真相相差十萬八千里,人們的認知也就只會停留在這個謊言上。針對國陣的案例,或許很多人會說是因為國陣自己公信力不足,才會招致今天被人質疑的下場。國陣值不值得信任是一回事,我們要不要憑空誣蔑國陣是我們的選擇,怎能混為一談?

 國陣的興衰,自有選票做公斷,與此同時,筆者迫切希望這個社會能摒棄那種被政治狂熱沖昏腦袋的情緒,以理性來看待事物,擺事實,講道理,而非一味盲目地被政客牽著鼻子走。

 何時,我們才能重拾追求真相的精神?


吴启聪 中国报 10/7/2015

Friday, July 3, 2015

中国报:一條短裙的戰爭

中国报:一條短裙的戰爭

最近我國炸開了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那就是穿短裙者被禁止進入政府部門的風波。隨著第一宗個案被大事報導,全國各地的類似個案接連被揭發,一時間整個國家都陷入服裝指南的問題。

 筆者最近曾到某個縣級登記局辦理身份證,門口坐著兩個身穿制服的保安員,擋下了穿短裙(幾近膝蓋)的妻子,結果她全程在門外等我辦完事務。筆者心中就納悶,登記局不可能藏有巨款,要保安員來何用?難道就只為了抓人穿短裙?

 類似這種經歷,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有過,只是平時不多放在心上,如今有人大事搬上媒體報導,眾人才一人一句分享自己的經歷,結果滾成了一粒被搬上內閣討論的巨大雪球。

 追根朔源,這一條短裙的戰爭,是從何開始的?是巫統和伊黨競爭伊斯蘭化的產物?還是政府部門主管的宗教極端主義作祟?兩者皆有可能,前者是巫統和伊黨為爭取宗教極端主義者的支持,后者則是宗教極端主義者把自己的宗教觀,強加在非穆斯林身上。兩者的共通點,都繫于宗教極端主義者,短裙之戰其實是宗教極端主義者與非穆斯林之間的戰爭。

拒宗教極端於門外

 站在非穆斯林的角度,他們會認為穿什么是他們的自由,由不得他人來干涉;站在宗教極端主義者的角度,他們會認為凡是不符合宗教教義的服裝,不管是否穆斯林,都必須一律被禁止。

 趁著這一回伊黨出走民聯,國人應該狠狠地把所有宗教極端主義者拒于門外。不管是朝野政黨的政客,還是政府部門的小拿破侖,只要有宗教極端的行徑,都應該被聲討。社會有責任把自由開明作為主流,把宗教極端打入非主流。當主張自由開明者人數遠遠超過宗教極端者時,宗教極端主義便會抬不起頭。


吴启聪 中国报 3/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