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15

中国报:你Bersih了嗎?

中国报:你Bersih了嗎?

最近時下最流行的話,莫過于Bersih了嗎?意思是問你是否打算參與淨選盟4.0大遊行。

 今年的淨選盟4.0,料想應該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不止時間拉長成三天兩夜,且縱觀當今國民對國陣的民怨已飆至最高點,甚至比505大選時還高,預測829當天的出席人數應該會打破以往紀錄。

 民怨何在?先說之前的消費稅,導致物價騰漲,增加了人民負擔;接著又有1MDB26億政治獻金醜聞,導致人民怒火中燒;最后壓軸出場的是亞洲經濟崩盤,馬幣股市狂瀉不止,大馬經濟前景堪憂;最終逼使人民走上街頭,矛頭直指首相納吉,而這回淨選盟4.0也同樣以要求納吉下台為主題。

 持平而論,對消費稅、1MDB26億獻金,納吉確是責無旁貸;不過最后的亞洲經濟崩盤,雖說納吉因素多少有些作用,畢竟憑他一人之力斷不可能有此巨大影響力,他或多或少是被殃及池魚了。然而,不管怎樣,在政治上,結果就是一切,人民對納吉的憤怒,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眼看淨選盟4.0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接下來可以預見的是,三天兩夜充滿驚心動魄的畫面:政府會叫警察射水炮、噴催淚彈,用武力驅散人群,隔天報紙又會登滿示威者淚盈滿眶、頭破血流、你拉我扯的照片,最后所有人都站在正義的制高點上,指著政府臭罵一頓。這種循環,已經多少次了?不過,這一次將會是歷來最嚴重的。

淨選盟傾向反對黨

 最后,捫心自問一句:為何要參與淨選盟4.0?絕大多數人會回答:我們要讓國陣倒台。這樣的回答也沒錯,畢竟淨選盟4.0本來就是以要求納吉下台為主題。

 然而,最原本的那個淨選盟,其實是訴求一個公平的大選制度,是完全中立的,沒有站在任何一邊、要求任何一邊下台。不知從何時開始,淨選盟已經變成一個完全站在反對黨立場,為它說話的團體了。

 希望在來臨的淨選盟4.0,不要只看到華裔示威者,也能看到更多巫裔走上街頭。要推翻國陣,沒有馬來社會的認可,是絕對不可能的任務。


吴启聪 中国报 28/8/15

Friday, August 21, 2015

中国报:大專素質面面觀

中国报:大專素質面面觀

最近大學公布錄取結果,雖然再也看不到上百優秀生擠不進醫科的慘況,但零星個案還是有的,筆者身邊就有幾個中六生,成績二點多,卻不被分配到任何科系,即使是冷門大學的冷門科系。問題來了,大學學額哪去了?

 國立大專的新生錄取,一直以來都是備受爭議的課題,太久遠的不追溯,以近年情況而論:華巫兩族的學生從未站在同一平台上競爭大學學額,華裔讀中六,巫裔則讀預科班;后來開放10%預科班學額給非土著,華裔預科生就猶如排山倒海般,把華裔中六生給擠下去了;中六全國狀元拿不到首選科系,上報鬧翻天,結果干脆廢除中六的狀元排名,孔令裔成了末代狀元;中六優秀生拿不到熱門科系,又上報投訴,結果政府設立一個10分課外活動制,課外活動分數低成了不給你熱門科系的最好藉口。

 走到今天,中六生的出路,已經被限制得相當之窄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中六有三難:難讀、難考、難進大學,即使拿到滿分的4.0,也不代表能夠自由選擇科系,因為隔壁預科班的4.0人數,可比中六多出了好多倍。也因為如此,越來越多華裔學生,尤其是優秀生,主動放棄中六,選擇讀學院,因為那至少是一條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路,但前提是家庭經濟能力許可。

 大學錄取新生的制度偏差,再加上大專學府的粗製濫造,使得我國大專的素質低下,馬大和新加坡國大本是同根生,在世界排名上卻遙遙相望。還有,那一大堆被揠苗助長從大學學院升格為大學的大學,近乎每個州屬都有一間。更加荒謬的是,多間頂尖大學,為了盲目拼大學排名,不惜大事削減本地本科生學額,以便增加外國研究生學額,這與培養本地人才的教育宗旨,絕對是背道而馳。

 總的來說,我們的國立大專,被太多政治因素綁手綁腳,動彈不得,完全無法回歸學術。政府是時候率先開放一兩間大學,完全賦予校方主權,徹底擺脫政治因素羈絆,讓學術回歸學術,相信它們必能成為提升大專素質的火車頭。


吴启聪 中国报 21/8/2015

Friday, August 14, 2015

中国报:國家大事,經濟第一

中国报:國家大事,經濟第一

4.0,這個數字最近熱爆了。它並不是指bersih 4.0,而是指美元兌馬幣已經突破4.0大關,這意味著,現在的馬幣匯率比起1997年金融風暴時更糟糕。

 對于升斗小民來說,馬幣貶值也意味著通貨膨脹來襲。縱觀我們週遭的日常用品,只要是進口的,都無一倖免,漲價勢在必行,隨即會引爆通貨膨脹熱潮。除了馬幣貶值的因素,國內近期政局動盪,也嚴重打擊外資對我國市場的信心,紛紛拔營撤離大馬;再加上消費稅推行普遍構成買氣不濟,三管齊下,直接把我國經濟打入谷底。

 雪上加霜的是,大馬經濟向來頗為依賴的兩油:即石油和棕油,國際價格每況愈下,導致國油公司開始面臨虧損困境,小園主也仰天長歎賺不到吃。長此下去,國家和人民的口袋日益空虛,最終會迎來我國經濟的全面崩盤,屆時民不聊生,治安敗壞,整個國家將深深陷入財困的泥沼中。

 說完眼前的經濟危機,該怎樣把這些危機化為轉機?朝野政黨官爺別再鬧了,整天在國際媒體面前吵吵鬧鬧,怎讓外資對大馬有信心?國內弊案醜聞也必須盡快解決,政府必須設立一個完全透明的制度,重新取信于人民。

首要任務搞好經濟

 經濟轉型是大勢所趨,關鍵在于減少大馬經濟對兩油的依賴,進一步多元化國家經濟領域,擴大經濟蛋糕,開發更多能夠製造大量財富的新興經濟項目。

 我國目前面對嚴重人才外流問題,另一邊廂卻大量引進外勞做低技術勞作。實際上,我們理應製造更多高技術就業機會,以留住本地人才,並且逐步減少低技術工業,以及對外勞的依賴。

 以上只是對我國經濟概況的輕描淡寫,經濟是國家的根本,經濟若搞不好,人民將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政府也甭想坐得穩。因此,一個政府若想長治久安,首要任務就是把經濟給搞好,讓人民富足,國家進步。

 如今我國陷入重重經濟危機中,政府本該採取的措施,都採取了嗎?


吴启聪 中国报 14/8/2015

Thursday, August 6, 2015

中国报:透明則獻金,黑箱則貪污

中国报:透明則獻金,黑箱則貪污

最近首相納吉的26億政治獻金風波,成了時下最熱門的話題,人人在社交媒體上皆用各種方式調侃這筆26億。針對政治獻金的正當性,筆者認為透明則獻金,黑箱則貪污。

 稍后我們再談納吉的26億,現在先科普一下政治獻金: 政治獻金原本並非一種犯罪,政黨要打選戰,當然需要用到錢,財團就會提供政治獻金,給那些政治路線符合他們經濟利益的政黨。關鍵在于,這些財團並非直接用獻金換取合約,而是寄望這個政黨上台后的政策,能夠打造出一個有利該財團經濟利益的環境。

 對于當今大馬的民智來說,政治獻金仍然是個說不通的詞語,通常一律以貪污概論。這也解釋了為何政黨不論朝野,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政治獻金的運作模式,卻從來絕口不提,因為政治獻金至今仍然不為大馬人民接受。

 這種情況就非常好笑,朝野政黨都需要政治獻金打選戰,但不能告訴人民這筆錢從哪裡來,甚至要人民干脆裝作不知道這筆錢的存在,去相信每個選區真的只用幾十千競選。總結一句,政治獻金是民主政治的常態,民智要開,政治獻金才能正式曝光搬上檯面。

需要一個管制制度

 當民智接受政治獻金為民主政治的常態,我們就需要一個制度管制政治獻金的運作。以外國的制度為例,政治獻金都全面透明,交由一個競選機械去運作,重點在于每一筆款項的進出都光明磊落,每一分錢都用在競選上,不留空隙予人中飽私囊。如此模式的政治獻金,其正當性毋庸質疑,絕對不能跟貪污相提並論。

 但是,倘若政治獻金不走透明模式,反而進入黑箱,就另當別論了。政治獻金如果從頭到尾都被鎖在一個個人戶頭裡,那么休怪人們無法分辨那究竟是獻金還是貪污了。

 就以這26億事件為契機,一個正當的政治獻金製度正等著我們去確立,無可否認,我們現在的民主政治實在太過原始。


吴启聪 中国报 7/8/2015

Tuesday, August 4, 2015

中国报:慕尤丁能開先例?

中国报:慕尤丁能開先例?

首相納吉一夜之間把副首相慕尤丁等人拔起,可說是安華事件以來,巫統最大規模的清理門戶行動。然而,這只是一個開頭,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慕尤丁究竟會有什么反擊。

 納吉如此大動作,必是有備而來。站在納吉立場,眼下巫統黨選已經順利展延18個月,能夠左右展延黨選與否的最高理事會會議,也應被他殺雞儆猴的狠招給擺平了。按照這個走勢,一直到下屆大選之前,納吉都能獨攬黨國大權。剩下的最后變數,就是慕尤丁能否帶領基層召開特大了。

 這場特大不可能以革除納吉為主軸,因為慕尤丁不可能得到三分二票數扳倒納吉;但若要以過半的票數否決展延黨選,應該還是可行。一旦展延黨選被否決,意味著巫統將上演一場納吉對慕尤丁王對王決戰,精彩程度不遜于當年的老馬姑裡之爭。

 以上的否決展延黨選論,是擺在檯面上的明招,還有台底下的暗招仍未出籠。或許慕尤丁可能會爆出一些納吉不能說的秘密以轟他下台;也可能覲見最高元首尋求革除納吉。還有很多種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慕尤丁絕對不會接受反對黨邀請,共謀轟納吉下台的計劃。

一場風暴正要來臨

 縱觀巫統歷史,首相幹掉副首相,通常都會取得最后成功,像老馬換了4任副首相,沒有一任能反過來幹掉他。慕尤丁若想挑戰納吉,恐怕要有幸開成這個先例才行了。當然,慕尤丁也非省油的燈,別忘了當年阿都拉是被誰轟下台的?慕尤丁是也,接著才順水推舟捧了納吉上台。慕尤丁如今要二度屠龍,誰敢說不可能?

 眾所周知,慕尤丁向來是老馬的代理,而老馬的心願恐怕就是要捧慕克裡上首相寶座。老馬今時今日在巫統基層的號召力,大家有目共睹,慕尤丁要借兵討伐納吉,又有何難?

 無論如何,一場風暴正要來臨,而這場風暴必須在下屆大選前結束,不然國陣就真的時辰到了。


吴启聪 中国报 31-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