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7, 2015

中国报:承認統考,砂州華人動心? (原题:阿德南的赌注)

中国报:承認統考,砂州華人動心? (原题:阿德南的赌注)

砂州首長阿德南選擇在這個時刻宣佈承認統考,不難令人聯想他是在為很快來臨的砂州選舉鋪路。而承認統考,也成了阿德南的一大賭注,賭砂州華人選票會不會回流國陣。

 身為白毛泰益的政治遺產繼承人,阿德南唯一的缺憾,就只剩那跟西馬一樣滿江紅的華人選票了。儘管其麾下的土保黨取得完勝,但代表砂州華人的人聯黨卻兵敗如山倒,華人選區不論國席州席,統統拱手讓給了行動黨。

 雖說這是阿德南下的重注,實際上他本身不需要為此買單。承認統考,向來都是西馬華巫兩族之間的零和拉鋸戰,不是你輸,就是我敗;但在砂州,這種零和的情況不存在,因為砂州馬來人僅佔少數,而人數最多的土著不可能與華裔僵持于統考問題。基本上承認統考不會改變阿德南在砂州的權力基礎,但在華人選票方面,似乎可能有錦上添花之效。

 這也是為何阿德南得以如此輕鬆宣佈承認統考,同樣的舉措若要在西馬其他州屬複製,恐怕難如登天。莫說在國陣控制州屬,即使是民聯執政州屬,除卻華人過半的檳州不說,就以雪州為例,要在馬來社會眼皮底下承認統考,料想阿茲敏也沒有如此膽量。

 然而,阿德南此賭注,恐怕多數要付諸流水,而且還有可能帶來更深遠的負面影響。縱觀砂州華人目前的民情,其實與西馬無異,華人那種改朝換代的決心是堅定不移的,即使阿德南此時宣佈承認統考,相信對華人選情仍然于事無補,預測人聯黨競選的華人選區依然會繼續全軍覆沒。

  或許會演變成一種結果,巫統會以阿德南的失敗結果,判定華人選票已是藥石罔效,因為即使是開明如阿德南都要嘗苦果,更別說西馬的巫統諸君。巫統有可能從此帶國陣墜入一種完全放棄華人選票的境地,徹底投入大馬來民族主義路線,屆時帶來的破壞將是不堪設想。但凡事都沒有絕對,或許阿德南僥倖贏回華人票,到時結果就會完全倒轉過來。


吴启聪 中国报 25/9/201

Saturday, September 19, 2015

中国报 : 該收拾殘局了

中国报 : 該收拾殘局了

Bersih 4.0過后,一部分馬來人認為這是華人逞兇的集會,于是便舉辦了916集會作為報復。到了916集會,雖然人數不比Bersih4.0 多,但所製造出來的騷亂卻要大得多,甚至有水炮驅散包圍茨廠街的遊行者。

 916集會所帶來的破壞、茨廠街騷亂還是其次,最大的在于遊行者手持充滿種族挑釁標語的橫幅,其中以消滅華小最令人矚目。這些向來被視為禁忌的種族言論,如今如同打開潘多拉的盒子,不知鼓舞了多少馬來人,也不知激怒了多少華人,接下來是否又是沒完沒了的華巫種族對抗?

 如果只是華巫兩族社會草根之間的零星戰火,還無大礙,最怕是一些愛逞民族英雄的政客,藉機煽動種族情緒,以撈取廉價政治資本,最終釀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燎原大火,進一步加劇華巫兩族之間的裂痕。我們都知道,這一切都是可能發生的。

勇者不因退讓而軟弱

 該收拾殘局了,從劉蝶廣場事件開始,一直延伸到Bersih4.0916集會,華巫兩族的關係日趨惡化,我們是時候省思如何去修復華巫兩族的關係。

 經常會聽到一些網絡英雄說:正義在我們這裡!我們為什么要退縮做小狗?之類的豪言壯語。有沒有想過,同樣的話同樣的立場,在同一個時間點上,也可以出自隔壁的馬來社會之口。所謂的正義,從來都沒有一個固定標準,人人心中皆認為自己是正義無比的。如此一來,可以預見雙方的衝突仍然沒完沒了。

 以暴易暴所得到的結果,就是永無止境的暴力。真正的勇者,不會因為退讓而軟弱,而是為了顧全大局選擇更有建設性的方案。很明顯地,華巫兩族的糾紛,不可能在雙方叫囂下得到解決,唯有通過和談,才有望和解。

 站在最頂端的政治和社團領袖們,固然有這個義務去營造一個平台,達致種族之間的和談、和解;身為草根的我們,最起碼也要向身邊的友族同胞伸出友誼之手,不讓政治玷污我們的種族和諧。


吴启聪 中国报 18/9/2015

Friday, September 11, 2015

中国报:916集會關係國運

中国报:916集會關係國運

即將來臨的916集會,名義上是要團結馬來人,作為對Bersih 4.0的報復,並且擺明車馬衝著華人而來。這樣的一場集會,雖然極其蠻橫荒謬,無奈卻緊緊關係著大馬接下來的國運。

 雖然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場挺納吉大會,但它的真正可怕之處,在于它濫用了整個馬來民族的名堂,作為馬來人對抗華人的標記。出席集會者,並非只是捍衛馬來人尊嚴這么簡單,而是向華人展示其力量,場面若稍微失控,隨時可能釀成大禍。

 當然,現在的國情民情,與1969當年不可同日而語,若要構成大規模流血暴動,多數是不可能了。然而,占絕大多數人口的馬來人,此時此刻若與916集會站在同一陣線,可以想像大馬接下來的國運堪憂。

 試想,如果大多數馬來人無法緊守中庸,而是站在華人的對立面,則大馬的種族和諧必然成為泡影;此外,如果馬來人始終無法摒棄狹隘的種族思維,身為國家主要的建構者,他們將無法帶領國家向前邁步。

 因此,916集會將會是一塊試金石,如果出席人數眾多,又成功帶動馬來人的情緒,大馬前途必定黯淡無光;如果沒有什么人響應,在馬來社會又引不起多大關注,那么大馬還有得救。

冤冤相報何時了?

 今時今日的種族關係非常脆弱,各族之間互相猜疑,尤其華巫兩族,平日都極度容易被煽動起種族情緒,向對方作出挑釁。之前以華人支持者佔絕大多數的Bersih 4.0,被視為一種對馬來人的挑釁;而今的916集會,又何嘗不是一種對華人的挑釁,冤冤相報何時了?

 針對這一場916集會,華人政黨和社團如果對主辦當局嗆聲,可以預見火上澆油的效果;唯有由馬來政黨和社團向主辦單位表示否定,才有望動搖后者的意志。在很多時候,各造不應為了面子,逞英雄亂發言,以免導致更嚴重的后果。大家可以更有策略性地對症下藥,四兩撥千斤般解決問題。


吴启聪 中国报 11/9/2015

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中国报: Bersih可更有策略性

中国报: Bersih可更有策略性

在中文圈內,尤其是在網上,Bersih猶如神聖一般高大,對Bersih有任何微言者即遭眾人圍剿。然而,筆者想理性地分析一番,Bersih 4.0雖然成功舉辦,但效果卻是負多于正,它其實可以更加有策略性。

 絕大多數華人都認為,Bersih 4.0是一場民主饗宴,人民不畏強權,走上街頭表達自己意願,不管它有多少華人多少馬來人,總之街頭上的20萬人潮,就成功向政府展示了人民的力量。問題來了,結果呢?Bersih 4.0究竟對我國政局帶來何種影響?

 Bersih 4.0本身是沒有錯的,但錯就錯在種族比例嚴重失衡,馬來參與者太少了,只佔10%左右。馬來參與者劇減,至少證明了3件事:一、伊斯蘭黨幾乎壟斷馬來反對力量的動員能力;二、公正黨在馬來社會的影響力微乎極微;三、新希望簡直就是沒希望。

 根據馬來社會的觀感,Bersih4.0無疑是一場華人大遊行,而這將會是災難的開頭。巫統很可能會用Bersih4.0來號召馬來人大團結,甚至跟伊黨搞一個伊巫聯盟。納吉也可能在一夜之間,變身成為團結馬來人的民族英雄。巫統可能堂而皇之地宣佈放棄華人選票,甚至連馬華民政這塊象征國陣多元性的招牌,也一併丟了。

集會種族比例失衡

 說到這裡,可能會有人很納悶,為何我們非要受制于巫統不可?這裡要強調的,不是受制不受制的問題,而是Bersih4.0的種族比例失衡,確實會導致這個局面,而這個局面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問題的癥結點還是在于:為何吸引不到馬來參與者?伊黨對于馬來反對力量的壟斷、公正黨對于華人選區的過度依賴,以及新希望的毫無作為,這3個問題若不解決,到了下屆大選甭想馬來票能夠送民聯入布城。

 好好的一場Bersih4.0,如果種族比例均衡,確實會給予國陣和納吉迎頭痛擊;但若種族比例失衡,就會適得其反。在政治裡,管你過程有多么精彩和偉大,結果就是一切。Bersih4.0若帶來的效果是負多于正,那么大家非但是百忙一場,甚至還會倒米。下次的Bersih5.0,還需更加周詳策劃。


吴启聪 中国报 4/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