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15

中国报: 富人稅,看你怎麼用

中国报: 富人稅,看你怎麼用

2016年財政預算案一出爐,最備受爭議的莫過于富人稅,即向高收入者抽重稅,但輿論對此富人稅看似抱著不怎么樂觀的態度,近乎一面倒勾畫出富人稅即將帶來的禍害。筆者認為,富人稅若執行得宜,可以帶來相當正面的效果。

 一個政府最主要的功能,莫過于分配資源,而其義務就是劫富濟貧,雖然並不是很好聽,行動上卻是相當貼切的。一個資本主義社會,自然會導向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M形經濟,最后財富僅集中在絕少數人手上,政府就有責任把富人的財富,帶回社會重新循環。

 在什么情況下,政府這項分配資源的功能會失靈?過分的官商勾結、政府保護富人,甚至跟富人站在同一陣線搾取民脂民膏,資源就會一面倒傾向富人那一方。當這種局面去到極端,這個國家就是時候來一場革命,窮人用武力把富人拉下台。

 我國當今的富人稅概念,目前僅達年收入過百萬者抽26%所得稅的程度,這只是非常皮毛,須知,韓國的遺產稅已經高達50%,也就是說在韓國,一個富人去世,他有50%財產會被帶回社會重新循環。相比之下,大馬的富人稅概念是不是還很小兒科?

無礙維持奢侈生活

 富人稅的概念,理應如此:政府抽一個富人的稅,勝過抽10個中產階級、100個窮人;中產階級和窮人理應享有相當高的免稅額,確保他們能在沒有稅務負擔情況下,維持相當程度的生活水準,至少衣食無憂;富人即使被抽重稅,數目雖然龐大,卻無礙維持富人的奢侈生活。簡單來說,稅金對于中產階級和窮人來說,可以是衣食住行的交換成本;對富人來說,那只是一組跳動的數字。

 縱觀當今大馬稅制,因為富人稅的概念太過皮毛,中產階級和窮人仍然要為所得稅付出重大貢獻。富人稅並不是單純的劫富濟貧,中產階級和窮人若能握有更多可支配現金,消費能力提升,市場肯定欣欣向榮,富人到時再賺回來唄。


吴启聪 中国报 30/10/2015

Friday, October 23, 2015

中国报 : 巫統越反越強大

中国报 : 巫統越反越強大

最近我國政壇的口水新聞太多,像針對首相納吉的不信任動議,表面上轟轟烈烈,實際上卻只是過眼雲煙,要說真正的政治影響力,恐怕沒有。最近其實還有一則新聞,看似平平無奇,卻對下屆大選埋下重重伏筆,那就是行動黨和伊黨針對上陣選區的爭議。

 首先是林吉祥建議伊黨只需出征北馬4州,剩余全部固打則留給誠信黨。開出這種條件擺明是找茬,伊黨也不甘示弱,恫言在全國上陣。持平而論,行動黨和伊黨分裂,其實還不是最壞的結局,只要到最后各自打回自己選區,就可以解決問題;真正最壞的結局已經出現,誠信黨與伊黨角色重疊,選區當然也重疊。

 試想一下,隨便一個選區,只要不是華人過半的,誠信黨、伊黨、巫統下場打三角戰,誰將是最終受益者?不用想也知道,巫統大可翹腳等開票箱,形同不勞而獲。最近默迪卡調查中心的一項調查顯示,納吉在馬來社會的支持率已經跌至31%,但這僅是馬來社會針對納吉個人的支持,針對巫統整體的支持,仍然遠遠超過這個數字。但如果誠信黨、伊黨、巫統打三角戰,即使只有31%,也足以讓巫統啃下所有選區。

 令人納悶的是,這個巫統,對它恨之入骨的人千千萬萬,可為何越是反它,它卻越是強大呢?其實,就現在的情況而言,巫統已經夠弱了,只是沒想到反對陣營的馬來政黨更弱,而且和巫統的距離越拉越遠。

問題出在哪兒?

 我們除了把矛頭指向巫統,同時也應該檢討:為何沒辦法讓伊黨放下神權議程?為何公正黨無法吸納伊黨票源,卻硬生生弄出一個誠信黨取而代之?(也未必有效)

 我們固然可以賴巫統操縱選舉制度,用鄉村包圍城市的戰略維持政權,但同時也應該檢討:誰說鄉村選票就一定給巫統?公正黨、伊黨,甚至誠信黨難道就沒有能耐說服鄉村馬來人唾棄巫統嗎?

 巫統越反越強大,越是顯得華人的選票蒼白無力,問題出在哪兒?不在巫統,就在自己(所有反巫統的人士)。


吴启聪 中国报 23/10/2015

Thursday, October 15, 2015

中国报:通脹三獸

中国报:通脹三獸

每當人們罵政府,或許是帶著新仇舊恨,或許是帶著種族情緒,但有三件事罵政府絕對錯不了,那就是:油價、過路費、電費的調漲。政府又起路費了,該罵!正確來說是政府不肯賠大道公司5億令吉,結果大道公司堂而皇之起過路費。

 為何要罵政府?油價、過路費、電費這三者有一個共通點,它們都是點燃通貨膨脹連鎖效應的火苗。只要這三樣東西其中一個起價,所有行業都會一層接一層地受到波及,紛紛醞釀起價,而且也縱容了無良商販趁火打劫漫天開價,整個通貨膨脹一發不可收拾。一旦消費者的購買能力趕不上通貨膨脹速度,生活水準就要被逼倒退,這是一個政府難辭其咎的失敗。

 如果說政府有一整套有效扼制通貨膨脹的措施,那還可以把這三樣東西收放自如。現實是政府把通貨膨脹這頭猛獸給放了出來,卻沒能套住它的項圈,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凌虐老百姓。除此之外,省小錢,花大錢也是政府的敗筆之一,每次為了這三樣東西而省下的小錢,遠遠不夠應付因為通貨膨脹而增加的額外開銷。

不可隨意拿來開刀

 綜合上述,油價、路費、電費並不是政府可以隨意拿來開刀的東西,每動一次就要付上慘痛代價。

 除了增加人民負擔,政府該罵之處,在于政府非但沒有盡劫富濟貧的政治義務,反過來卻劫貧濟富。一個稱職的政府,理應利用公權力,逼使商家下放更多福利給人民;現實是政府反過來被商家挾持,通過公權力,搾取更多民脂民膏。當然,雖然不能指名道姓地說,眾所週知朋黨是一切問題的根源。

 聽到這裡,很多朋友應會拍案而起,喊換政府就可以了。未必,難道現在的雪州和檳州就沒有朋黨嗎?真正應改變的是制度,政府應該完全放手,廢除一切壟斷,讓民營企業自行互相競爭和淘汰。如果有一天,油價、路費、電費完全擺脫政治干涉,剩下純商業而已,相信人民的日子會好過很多。


吴启聪 中国报 16/10/15

Tuesday, October 13, 2015

中国报:華人票怎樣才值錢?(原题为:马华华社抱着一起输)

中国报:華人票怎樣才值錢?(原题为:马华华社抱着一起输)

馬華前總會長敦林良實站出來挑戰首相納吉了!對馬華而言,又如何?即便馬華現任總會長廖中萊也站出來挑戰納吉,馬華全體退出國陣,又如何?難道馬華因此就能重拾華人支持,繼續在我國政壇佔一席之地嗎?大家都心裡有數:不可能。

 客觀分析,馬華若然退出國陣,非但無法重拾華人支持,甚至連原有的馬來票也會跑到一張都不剩。原因很簡單,華人既然有行動黨可以投,為何還要投馬華──就算馬華退出國陣;一旦馬華退出國陣,巫統的馬來支持者根本沒有必要再投馬華。試問各位聰明的華人,馬華除了留在國陣,還有其他路可走嗎?

 然而,即使馬華留在國陣,亦是死路一條,滿滿的華人選區,比炭還黑,莫說要突破現狀,能夠維持現狀都已經是近乎不可能了。下屆大選一來,馬華還有多少剩算?大家心裡有數。屆時馬華堂堂百萬黨員大黨,政治影響力形同空氣,馬華嗚呼哀哉。

 同時,華社就能過上好日子了?非也,華社用選票只教訓了馬華,卻未能動到巫統一根寒毛。須知從308505,同樣的選區劃分,同樣的選民結構,巫統竟然增加了9個國會議席,重奪霹靂、吉打兩州政權,可見巫統氣焰不降反漲。如今希望聯盟一盤散沙,火箭月亮反目成仇,還有望攻下布城嗎?

待價而沽
價高者得

 華社的最終命運,會落得執政黨認為不可能爭取,在野黨認為不需要爭取,兩頭不到岸的下場。如果說這個就是結局,那么馬華和華社其實是抱著一起輸。

 坦白說,24%的華人人口,雖然只居少數,但如果要充分發揮政治影響力,並非集中火力于倒向其中一方,而是要站在中間線上,待價而沽,價高者得。不要特別傾向于任何一方,只看哪邊對華社釋放比較多善意,就成全哪方上台執政。唯有在這種模式下,朝野的馬來政黨才會有興趣競爭華人票,華人票才會值錢。


吴启聪 中国报 9/10/2015

Thursday, October 1, 2015

中国报:天朝遺民?

中国报:天朝遺民?

日前針對中國大使訪茨廠街風波,我和我的同學進行了激烈辯論,同學堅持認為:這是中國政府的政策,特地派位大使來保護我們這些僑民,避免513事件再度發生。我嗤之以鼻:你認為中國政府會那么得空,專程派位大使來保護你馬來西亞那區區600萬個華人?

 很明顯,926當天,中國大使黃惠康只是應本地華團領袖之邀,到茨廠街轉兩圈而已,相信接下來引起的風波,是連他也始料不及。來茨廠街轉兩圈就是來保護華人?那么廖中萊魏家祥等馬華高官也曾多次邀請黃惠康出席盛宴,是不是也順便保護廖魏他們?

 當然,我不否認,紅衫軍是鬧事的元兇,他們種種針對華人的挑釁行為,固然無可原諒,但在這裡,我想探討的是,本地華人對自己身分本位的認知。

 就以我本身為例,我的曾祖父100年前第一代下南洋,至我已是第四代,我本身也是在去年30歲時才第一次踏上中國土地,不過是完全以遊客的心態前去。我是華裔,但不是中國華僑,我是土生土長的馬來西亞人,我的爹家娘家都在馬來西亞。

 然而,究竟是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我們這群馬來西亞華裔,會盼望中國作為一個老祖宗來保護我們?會認為我們自己是中國的僑民?持平而論,不管國陣政府再怎么荒唐都好,始終改變不了我們對馬來西亞這個祖國的歸屬。

別再加劇猜疑仇恨

 易地而處,當馬來社會看到我們華人捧著中國大使做神祖牌,高喊老祖宗會保佑我們,你認為馬來社會應作何感想?我只想說,打從獨立以來,從華人口中說出那句我是馬來西亞人,在那一刻徹底被摔得支離破碎。

 實在不敢相信,在21世紀的今天,馬來西亞華人竟然還有自認天朝遺民的,當然說到這裡會有很多人反駁我愛馬來西亞,馬來西亞愛我嗎?之類的話,但一事還一事,國家有沒有辜負你,跟你要不要從心靈上回歸中國,應該是兩回事吧?

 我的期望很簡單,別再加劇華巫兩族之間的互相猜疑和仇恨了,拜託。


吴启聪 中国报 2/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