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7, 2015

中国报:追A文化有待檢討

中国报:追A文化有待檢討



有個中五學生因為高級數學考試不理想而上吊自盡。這就是當今大馬教育的縮影,存有以A掛帥心態,造就家長教師學生盲目追A的文化,情況嚴重至少拿了一兩科A,都能讓學生萌起輕生念頭。
 大家是否應該借這一起事件,徹底檢討我們社會的每一個人,對追A文化“貢獻”了多少?
 不少望子成龍的父母,打從孩子出生開始,就急著讓孩子學習讀書寫字,讓他們小小的腦袋裝滿了不符合年齡的知識,卻忽略了其他方面的發展,尤其是感官和四肢的靈敏。
 到了孩子上中小學,教師和家長一心一意催谷孩子盡可能拿最多A,卻不知這些A的背后只造就一台考試機器。最后孩子上了大學,才愕然發現,真正的競爭不僅限于課本內容,還包括如何活學靈用專業知識和技能,他們到這時才開竅就太晚了,更甭說畢業后的職場生涯。
 對普羅大眾而言,一個優秀的孩子是怎樣的?考試全A,料想這應該是最普遍的定義了。就以開頭提到的那個中五學生為例,他本來成績就很優秀,而且還是很有演戲天賦的童星,難道因為時失手少了科A,就失去光環了嗎?他只是缺少有人告訴他:孩子,拿不到A不是世界末日,你還有很多能夠施展才賦的地方。
人格塑造最為重要
 筆者也即將升級為人父,最近對孩子的教育稍微比較關注。筆者認為,孩子在幼兒時期,不應被逼著學習讀書寫字,而應被訓練其感官和四肢。若有兩個同齡孩童,一個已學習2000個字,一個則是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四肢發達,我寧願選擇后者。讀書寫字是進幼兒園后的事。中小學應該掌握的,是各種語文、數學、知識和技能的應用,不單單是拿A的考試技巧罷了。
 在孩子的成長階段上,人格塑造最為重要,除了普世道德教育,我們也應激發孩子的上進心和創新力。
 有上進心,知道自己的目標何在,途徑是努力,行動是征服知識而不是征服考試;有創新力,拒絕死背課文內容,活學靈用知識和技能,並且在多方面達致均衡發展,不僅限于學業。
 拿多少個A,只是學業表現的評估而已,孩子的發展潛能是無限的。

吴启聪 中国报 27/11/2015

Thursday, November 19, 2015

中国报:成績好不保障人生勝利

中国报:成績好不保障人生勝利 


又到了UPSR放榜的季節,報章上盡是報導某校多少人拿7A,面子書上盡是父母炫耀孩子的成績。就是這種滿是比較A的氛圍,才造就了父母老師逼迫孩子追A,而孩子本身又輸不起的現象。

 到頭來,教育對孩子而言,不再是學習知識和技能,而是變成了盲目追A的競技。

 對于父母來說,孩子最好的前路是什么?UPSRPMRSPMSTPM一路滿A殺上去,最后進到了馬大醫學系,順利畢業成為一名醫生,人生從此獲得圓滿勝利。

 現實情況是,兩年政府醫院實習完畢后,這位醫生開始彷徨,究竟是繼續留在政府醫院領那吃不飽又餓不死的薪水?還是去某條街開第n間診所碰碰運氣?

 有一則網上很流行的笑話,說某間上市公司的新晉職員是一位大學生,主任是中學畢業,經理是小學畢業,董事長是文盲。雖說是笑話,但卻不無道理,類似情況經常都發生在我們周圍。

 不久前一位做生意的朋友提及,他有個開連鎖苦瓜湯店的朋友,中五畢業,月淨入5萬;他還有個開連鎖日本餐館的朋友,中學畢業,月淨入40萬。

 這裡要探討的問題是,人生勝利的定義是什么?賺錢多?如果單單用賺錢來定義,可以很肯定學業成績好並不能保障人生勝利,學業成績好跟日后會不會賺錢明顯是兩碼子事。

 然而,人生勝利當然不可能只有賺錢這么膚淺,真正的人生勝利理應包括了身心的健康,擁有幸福的家庭,和一大班良師益友。

塑造孩子正面人格

 試想,一個小孩,如果從小就被訓練成考試機器,他的喜怒哀樂全都是跟著考試分數起跳,把考試當成了視死如歸的戰場,長大后必然淪為一個輸不起的失敗者,一旦受到挫折,很可能從此就一蹶不振。

 除此之外,孩子沒有從教育學習到知識和技能,只學會如何作答考題,一切創新力一開始就已經被扼殺了在搖籃。

 父母如果真正渴求孩子人生勝利,還是該認真想想如何塑造孩子的正面人格吧!


吴启聪 中国报 20/11/2015

Saturday, November 14, 2015

中国报:醫術才是關鍵

中国报:醫術才是關鍵


馬六甲醫藥協會主席表示,最近有1000名已經完成政府醫院實習的醫科生,因為英文不佳而放棄行醫。筆者身為當今醫療體系的成員之一,認為英文不佳不可能是醫科生放棄行醫的主因,真正的關鍵,應該在于醫術。

 試想,即使醫科生的英文不佳,在馬來西亞多元語言的環境里,要用馬來語達成溝通應不成問題。醫科生若留在大醫院就職,或許就必須強制使用英文;實際上只要完成政府醫院實習,醫科生大可離開醫院,自行開診所又或幫人顧診所,屆時語言就完全不再是問題。綜合以上,可以想像英文不佳的醫科生,仍能在馬來西亞正常行醫。

 唯一可能讓醫科生放棄行醫的因素,除了興趣,就只剩下醫術了。眾所周知,醫科是大學裡耗時最長的學科,因為需要足夠時間反覆學習醫藥知識,和掌握醫學技能。醫生的醫術取決于判斷力,而判斷力來自醫藥知識和醫學技能的應用,診斷疾病時絕對不能有半點差池,否則瞎診瞎治瞎給藥,最后非但害慘病人,也會搞到自己身敗名裂。

 醫科並不是一門可以靠運氣混飯吃的行業,對于疾病的診斷,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沒有差不多的可能性。在這種嚴苛的職場條件下,醫術不精者只有兩條路可走,自求精進,或掛冠而去。回到問題的癥結,為何大學可以生產出醫術不精的醫科生?這是一個有待高教部嚴慎正視的大問題。

競爭激烈 醫生過剩

 還有一個可能性,眾所周知,當今醫生過剩已是不爭的事實,如果醫科生沒興趣再攻讀專科,只是繼續在普通醫生行列原地踏步,恐怕必須面對極端激烈的競爭。試想,現在隨便一條街都可以開上三五間診所,病人客源被一再分薄,最終醫生也可能淪為低收入的一群。

 回到問題的癥結,為何醫生的供應逐漸超過需求,甚至開始氾濫成災?這是一個有待人力資源部嚴慎正視的大問題,也有待眾多望子成的父母、學而優則的優秀生徹底檢討。


吴启聪 中国报 13/11/2015

Monday, November 9, 2015

中国报:華基政黨的悲歌

中国报:華基政黨的悲歌

最近雪州希聯(或許稱民聯比較貼切)政府上演了一出鬧劇:雪州行動黨高調威脅雪州大臣阿茲敏把伊黨踢出雪州政府,否則火箭退出雪州政府,怎料阿茲敏完全不理睬,繼續抱緊他的伊黨,讓火箭碰了一臉灰。

 須知,當今的雪州政府,並非華社普遍認可的希聯政府(火箭+誠信黨+藍眼),而是貨真價實的民聯政府(火箭+月亮+藍眼)。

 也就是說,不管火箭和月亮之前鬧得多僵都好,現在仍然在雪州政府同朝為官,皆因阿茲敏領導的藍眼仍緊緊抓住火箭月亮兩邊左右逢源,一個都不肯放。

 阿茲敏不會放棄伊黨是意料中事,只是火箭逼阿茲敏踢走伊黨不果,充分顯示出火箭在反對陣線的份量也不過爾爾。

 問題在于,行動黨畢竟是個華基政黨,雖然火箭自己不願承認,但無可否認它得到90%華社支持,其絕大部分領導人和黨員都是華裔,政治鬥爭也是以華社訴求為基礎,如此政黨,實際上和號稱純華人政黨的馬華,都是華基政黨,沒甚么兩樣。

 在馬來西亞政壇,舉凡是華基政黨,不管你高大上如火箭,還是矮小下如馬華(得罪了),都逃離不了被馬來政黨打壓的命運。

 以國陣為例子,馬華輸剩7-11,與坐擁89國席和雄踞9州政權的巫統相比,固然是螳臂擋車;然而行動黨貴為反對陣線的最大政黨,坐擁壓倒性的國州議席,卻跟馬華遭遇同樣的命運,一樣也要處處受制于馬來盟黨,如公正黨和伊黨。

用行動留住了月亮

 須知,馬來西亞的選票市場,馬來選民佔了近七成,然而若要從選票價值來看,馬來人佔多數的鄉村包圍了城市,其選票在議席比數上發揮了更大功效。

 舉例來說,十個馬來甘榜對一個華人城市,即使雙方人數總和一樣,最終都將會是十對一的結果。在這個大前提下,華基政黨不可能被置于比馬來政黨更高的位置,不管在朝在野。

 再問阿茲敏一次,選火箭還是月亮?他用行動留住了月亮,至于火箭?愛怎么來著就怎么來著。


吴启聪 中国报 7/11/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