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5, 2015

中国报:瑪拉數碼廣場養得活嗎?

中国报:瑪拉數碼廣場養得活嗎?


最近國內又再爆發因手機而起的華巫衝突,不少以種族主義著稱的政客,紛紛跳出來罵華人是奸商,甚至號召馬來社會杯葛華裔手機商,要馬來人改到新開張的瑪拉數碼廣場(即劉蝶2)購買手機。總結一句,這根本就不是種族問題,而是自由市場力量使然。

 何謂自由市場?就是一個供人們自由交易的買賣市場,有需求,有供應,然后商品價格隨需求和供應而浮動,沒有人被強逼買,亦沒有人被強逼賣。就以手機為例,當人們要購買手機時,會考慮到價格、素質、型號選擇和售后服務。人們愛往劉蝶廣場購買手機,是因為劉蝶是國內首屈一指的電子產品廣場,除了能讓人們集中搜集購物情報,在競爭劇烈的環境里,各銷售商也往往能夠給予消費者最優質的產品和最優惠的價格。

在自由市場原則下,劉蝶廣場成為電子產品顧客的首選是理所當然之事,請注意,這跟種族可沒有半點關係。劉蝶廣場內的商家近乎全是華裔,但沒任何馬來人被強逼到劉蝶買手機,是自由市場力量,讓馬來人選擇了劉蝶。

 至于奸商問題,現在是資訊科技爆炸的時代,奸商若真行奸,必遭公諸于世,口碑一差,最終會被自由市場淘汰掉。國有國法,對付奸商不能用拳頭,而是通過仲裁庭討回公道。(更何況,當初劉蝶騷亂事件是因偷竊手機而起,無關不誠實交易,更無關種族。)

用種族搞經濟

 如果說瑪拉數碼廣場能夠聚集眾多有口碑的手機電腦商,並且在價格、素質、型號選擇和售后服務各方,都可以超越劉蝶,相信即使沒有很便利的交通,瑪拉廣場也能吸引很多馬來人顧客,連華人也會慕名而來。說到這裡,很明顯的一點,瑪拉數碼廣場的成敗,依然跟種族沒半點關係,一切都是自由市場力量使然。

 如果瑪拉數碼廣場無法在自由市場生存,到頭來必然淪為一頭白象,莫說華人,連馬來人自己本身都懶得去光顧。用種族來搞政治,或許還有點噱頭;用種族來搞經濟,肯定死路一條,自由市場並不吃你種族化的那一套。


吴启聪 中国报 25/12/2015

Thursday, December 17, 2015

中国报:巫統葫蘆裡的藥

中国报:巫統葫蘆裡的藥


首相納吉在最近的巫統大會上邀請伊斯蘭黨加盟,雖已被伊黨斷然拒絕,但事情仍未告一段落,行動黨和馬華這一對活寶,仍在一邊為此事吵得臉紅耳赤。

 行動黨應該指責馬華什么?現在你的盟友巫統邀請伊黨加盟,你馬華要怎么交代?行動黨自308505,跟伊黨做了長達7年夫妻,又曾交代了什么?而這一回巫統向伊黨告白失敗,難道就要硬掰巫統和整個國陣如何跟伊黨苟且之類嗎?這個指責存在邏輯錯誤,因此不難發現只有低層行動黨支持者才會做如此指責,高層行動黨領袖並不敢用同樣說法。

 以林冠英為首的行動黨高層領袖,使用了另外一種說法來指責馬華,說巫統事前沒有咨詢馬華,不把馬華放在眼裡,馬華淪為花瓶之類的。這個說法非但迴避行動黨之前跟伊黨苟且的黑歷史,而且還能連消帶打把馬華的低姿態呈現于人前。此舉雖然高明,卻毫無意義,華人政黨全神貫注狗咬狗骨,卻完全忽略了馬來政黨在後面的算盤怎樣打。

 巫統若跟伊黨真結合,誰是贏家?誰是輸家?縱觀國陣13個成員黨,近乎每個種族至少都有兩個政黨處于競爭狀態,如馬華和民政、國大黨和進步黨,只有巫統一枝獨秀,是唯一一個代表馬來人的成員黨,為何?一山不能藏二虎,巫統若讓伊黨加盟,非但要讓出一半的馬來民族代表權,也必須割讓大量政治資源,你認為巫統情願嗎?

傻兄傻弟吵甚麼

 對巫統而言,伊黨最好處于孤立狀態,既不加盟國陣,亦不靠攏民聯,只要缺少了伊黨的助力,民聯執政夢必定成為泡影。要如何確保伊黨不重投民聯懷抱?納吉的行動給予了我們答案,而且納吉也能夠借助巫伊聯盟的議程,發起馬來人大團結口號,重新穩固自己在巫統黨內的勢力。

 如果從巫統和伊黨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是否會愕然發現馬華和行動黨這一對傻兄傻弟,你們到底在吵些什么?


吴启聪 中国报 18/12/2015

Saturday, December 12, 2015

中国报:天下的執政黨都是一樣的

中国报:天下的執政黨都是一樣的


話說某州執政黨A,罔顧環境保護,執意要填海,該州反對黨B在議會裡發起反對填海動議,但最終,A黨之精神成功鎮壓了所有自家議員,唯獨一位鎮壓不住,最后落得被辭黨職的下場。

 如果用以上說法,在咖啡店裡面侃侃而談,相信會有很多大叔拍案大罵A是如何霸道,稱讚那位不願屈服的議員如何英勇。

 但如果謎底揭開了,A是行動黨,B是巫統,相信沒有任何一位大叔會再出聲。在公眾場合罵行動黨,總感到不怎么對勁。

 這其實充分反映出大馬華人政治對黨不對事的心態。同樣一個填海工程,行動黨在執政檳州之前大力反對,執政之后卻變成主要推手。這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事到如今竟如此顛倒,豈能不罵?連自家議員(雖只一人)和盟黨議員(公正黨)都不敢苟同。
 大馬華人,不罵行動黨者,基本上有兩種心態:

 一、行動黨代表了正義,不用去想行動黨幹的是對是錯,一律支持就可以了;二、支持行動黨是為了改朝換代,不管行動黨做錯了什么,都不應該成為改朝換代的阻礙,let it pass吧。
 前者太不明智,后者則太過明智,明智到已經是不惜一切代價只為改朝換代。

沒有天使魔鬼之分

 然而殘酷的現實是,天下的執政黨都是一樣的,即使神聖如行動黨,上到了執政舞台也一樣要填海,至于填海工程背后的一切議程,就有待人們以智慧去揣測了。除此之外,行動黨也學會了用黨之精神來鎮壓自家議員,強迫他們去支持一個自己在執政前,曾經大力反對過的工程。

 只能說,權力造就腐敗,政治沒有天使和魔鬼之分,誰上台握住了權力,誰就成為了魔鬼在找門路撈資源;在野黨就只能在台下干瞪眼,每天找執政黨的茬。至于旁觀的人們,要繼續盲目對黨不對事,還是開始明智辨清對事不對黨?人民的素質,決定政府的素質。


吴启聪 中国报 11/12/15

Thursday, December 3, 2015

中国报:皇權是多元社會的保險絲

中国报:皇權是多元社會的保險絲


最近柔佛蘇丹平地一聲雷,諭令禁止電子煙,馬上引起全國上下熱烈討論皇權應否干政。到底皇權應否干政?我們不能夠單單從干政與否這方面來探討蘇丹的權力,我們更加應該探討的是皇權的角色。

 皇權並不單單只是古代馬來皇朝遺留下來的后裔而已,皇權還在多元社會中扮演著保險絲的角色。以大馬國情而論,我們是多元種族社會,民主選舉產生政府。然而,多元種族就會衍生種族政治,通過一人一票的民主程序,多數民族佔盡優勢;各政黨為了爭取多數民族選票,就會不惜邊緣化少數民族。到了這種時候,皇權的角色就得以發揮了。

 皇權來自血統繼承,不同于政權來自人民委託。皇權並不需要看任何人臉色,可以擁有堅定立場;然而政府卻必須討好人民換取選票,才能保住政權。當面對任何種族和宗教問題時,朝野政黨會用選票來考量立場,甚至不惜踐踏少數社群來取悅多數社群;同樣問題到了皇權手上,社會和諧才是最重要考量。

須通過政府落實

 就以最近的電子煙課題為例,電子煙普遍上是個馬來社會捧、華人社會踩的課題。朝野馬來政黨雖然明知電子煙對人體有害,始終不敢開罪馬來社會,遲遲不做立場,最后只能等到柔佛州蘇丹開聲禁止電子煙。

 皇權貴于它是整個國家/州屬社會共同擁戴的君主,他的權力或許已經轉移到民主政府手上,然而君主的威信卻是不容置疑,他說的話沒有任何人膽敢拂逆。對于一些民主政治無法捍衛的社會正義,皇權就能出手捍衛,作為這個多元社會的保險絲。

 很多人擔憂皇權過大,可能會讓皇室為所欲為。實際上,政權依然在民選政府手上,即使是皇權諭令,也必須要通過政府才能落實。皇權只是一種象征式的存在,當皇權秉持社會正義登高一呼,固然是一呼百應;當皇權與社會正義背道而馳時,肯定沒有任何臣民敢撐他。


吴启聪 中国报 4/1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