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6

中国报:誰踢進那粒球?

中国报:誰踢進那粒球?


在金庸名著《鹿鼎記》的尾聲,有這么一段:話說天地會幾位排位最高的長老,在一艘小舟上約見韋小寶,要擁立韋小寶做漢人的皇帝。此時韋小寶皺起眉頭,他媽是妓女,他老爸是不是漢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漢人皇帝呢?于是長老們就叫韋小寶回去妓院找他媽問清楚,結果他媽認為嫌疑最大的可能是一個西藏喇嘛,也不是漢人。

 筆者一直以來都認為,這段尾聲是金庸老爺子最想通過《鹿鼎記》傳達出來的訊息。別以為這個故事很扯,同樣的劇情就剛剛發生在我們大馬的國土上。最近爆紅的賀歲片《Ola Bola》,就因為是華人還是馬來人踢進了最后關鍵一球,引發眾多爭議。令人感到心寒的是,居然相當多華裔網民,盲目附和認為電影有捧馬來人大腳之嫌,甚至還發動杯葛。

一部電影,華人新年賀歲片,劇本是華文,主角也是華人,只因為設定馬來人球員踢進最后關鍵一球,就被華裔網民打入“種族電影”的類別。在這起事件上,有關華裔網民的敏感,已經幾近神經的程度,任何事物都能輕易被種族化。我們華社慣常指責友族種族主義,捫心自問華裔網民的害群之馬又何嘗不是?尤有甚者。

>b>不要有樣學樣

 誰踢進那粒球,很重要嗎?就好像韋小寶的例子一樣,韋小寶當時已經是公認的天地會龍頭,為天地會做出居功至偉的貢獻,是被擁立為漢人皇帝的不二人選,不過那群長老仍然糾結于韋小寶的身世問題。同理,某位國家隊球員為大馬射進了關鍵一球,他肯定是代表馬來西亞上陣的球員,難道我們也要糾結于他是華人馬來人還是印度人嗎?

 當我們看到友族表現出來的種族主義時,我們理應引以為戒,時時刻刻警惕自己不要有樣學樣。就以這部電影為例,壓根兒就不會去思考誰射進了那粒球,只知道那個人一定是馬來西亞人。只有那些天地會長老們進入球場看球賽,才會一直緊盯到底是漢人,還是滿人射進球了呢?


吴启聪 中国报 5/2/2016

1 comment:

吴启聪 NG KEE CHUNG said...

谈篡改史实的问题,感觉这有点滑稽...

那是一部电影,不是纪录片,里面的剧情、角色、对白从头杜撰到尾,而你们却可以跳过这一切,仅仅咬着谁踢进那粒球不放。

如果真用你们的说法,那我干脆加码一点,这部应该作为“纪录片”的电影,从开头到结尾,当然包括最后那粒球都是篡改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