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9, 2016

中国报:泛協有望推倒土著保護政策 (原题:TPP,Why Not?)

中国报:泛協有望推倒土著保護政策 (原题:TPP,Why Not?)


TPPA( 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在一片爭議聲中,以壓倒性票數在國會通過,眼下只差在協議書上簽名罷了,不過相信已無懸念,馬來西亞確定入局了。縱觀TPPA在國會的票數,127張贊成票對84張反對票,很明顯又是朝野兩派分明的排陣,令人無奈感歎為支持而支持,為反對而反對的政治現象,何時能了?

 相信在眾多支持者和反對者中,仍有很多人連TPPA是什么都還未搞清楚。簡單來說,TPPA是環繞太平洋的8個國家,通過TPPA來打破國家之間的貿易壁壘,共同組成一個擴大了的經濟圈,讓成員國能在圈內自由流通于各方面的經濟領域。換句話說,一旦馬來西亞加入TPPA,馬來西亞的市場經濟將會從一國瞬間變成8國規模,其中必然充滿無限可塑性,視乎我們如何競爭。

對馬來西亞而言,TPPA的好處在于許多成員是先進國。通過TPPA,先進國的資金和技術必然大量流入馬來西亞,迅速發展國內的工業和製造就業機會,我們的產品也能更加暢通無阻出口至先進國。

 與此同時,先進國的產品也會一樣暢通無阻流入馬來西亞,到時國產貨就必須提高競爭力,才能與舶來品一比高下。

迎向全球化挑戰

 說到競爭,TPPA很可能會打開大馬種族經濟的一個缺口。在TPPA下,全體國民不論種族都必須提高自己的競爭力才能夠生存。過去政府的保護政策或許還能罩住土著,一旦面對其他TPPA成員國,這一套肯定行不通了。即使政府極力保護土著,料想TPPA的高競爭環境依然會以適者生存的方式淘汰掉競爭力低下的一群。這或許是一個天賜良機,讓土著徹底拋棄枴杖,全面迎向全球化挑戰。

 非常難得的是,照理來說應該誓死捍衛土著的巫統,這一回非但沒反對TPPA,反而還大力擁戴TPPA。坦白說,種族政策或許一直以來都是巫統的保命符,但時間一長,負擔越來越重,就會漸漸變成一張催命符。說不定,巫統正在暗地裡謀劃著讓土著自己站起來,我們也樂見其成。


吴启聪 中国报 29/1/2016

Friday, January 22, 2016

中国报:台灣選舉與華人政治

中国报:台灣選舉與華人政治


台灣總統和立委選舉的成績並不令人意外,早在兩年前的五都選舉,國民黨近乎全軍覆沒,我們當時就預測到民進黨今天的上台。縱觀整個台灣選舉,筆者發現到台灣華人,在政治方面有很多特征跟大馬華人極為相似,或許全天下的華人,只要中華文化還在,政治心態也相去不遠。

 台灣華人似乎已完全走出了陳水扁的陰霾,不管民進黨會不會再出一個陳水扁,總之就先把國民黨拉下台再說。華人普遍有一種賭徒心態,國民黨這兩屆的執政雖然庸庸碌碌,卻也算中規中矩;但對台灣華人來說,你國民黨如果不能給我突破現狀,抱歉請你下台換人來做,我才不管誰來接班,賭一把唄!實際上,民進黨的行政能力不大可能與國民黨同日而語,唯一優勢或許就只有執政前的兩袖清風之正面形象。

突發事件 扭轉局勢

 華人普遍容易陷入瘋狂的理想主義,一些天馬行空的口號、標語,行不行得通無所謂,只要看起來顯得高大,人人都會奉為圭臬,幻想自己為救世民族英雄。理想主義是執政黨的天敵,面對過于理想主義的選民,執政黨就只有做箭靶的分,政績永遠趕不上人民的期望。所以風水輪流轉,國民黨今天黯然下台,民進黨挾著壓倒性的民意上台,是否已做好準備成為耐打的箭靶?箭靶一旦打穿,下屆又到國民黨回來了。

 華人普遍容易陷入情緒化,只需一兩件突發事件,往往就能在最后一刻,扭轉整個局勢。陳水扁當初靠兩顆會轉彎的子彈順利蟬聯總統,如今周子瑜事件又喂國民黨吃了一隻大死貓。無奈感歎,政績不是一天一天累積上來的嗎?怎么一夜之間可以被一些無關緊要的煽動情緒給徹底覆蓋過去?

 綜合以上,可以總結,以華人居多的民主國家,執政黨都不可能長久執政,肯定會被換了又換。如果中國有大選,相信第一屆大選就可以變天了;只有新加坡是個奇葩,雖有民主但卻一黨獨大,或許新加坡華人老早已被李光耀塑造成一個擺脫中華文化的新加坡民族。


吴启聪 中国报 22/1/16

Friday, January 15, 2016

中国报:明天的華人,今天的印度人 (原题:大马华裔的未来)

中国报:明天的華人,今天的印度人 (原题:大马华裔的未来)


最近有個統計顯示,大馬華裔生育率暴跌至平均每一個婦女生育1.4個孩子,土著卻是2.6,近乎華裔的兩倍。

 我們對于大馬各族人口比例的概念,一直都停留在土著65、華裔25的階段。實際上,這只是一個靜態的指標,它總和了從0歲到100歲的所有人口,我們雖然可以從中看到各族人口的比重,卻看不到趨勢的變化;另一邊廂,生育率是一個動態的指標,它可以直接告訴我們,各族人口的增長速度。

舉例來說,單從人口比例來看華巫比例,土著人口是華裔的兩倍多;但若從生育率來看,土著原本兩倍多的人口再乘以近乎兩倍的生育率,增長速度將會是華裔的四倍以上。換句話說,每增加一名華裔,同時也會增加45個土著,長此下去,可想而知不消多少年,大馬華裔必然淪為少數民族。

成少數民族大勢所趨

 大馬華裔淪為少數民族已是大勢所趨,可以預見到那個時候,大馬的種族色彩會被逐漸淡化。怎么說呢?現在的大馬華裔還有逾20%人口,仍然是一股不容忽略的勢力,還能稍微跟對面的土著擺出一副民族鬥爭的架勢。設想一下,當華裔人口跌到10%左右時,情況如何?想想看,今天我們怎么看印度人?無可否認是有點忽略;明天,土著也會如此看待我們。

 至于種族問題,當單一民族近乎獨佔國家人口比例時,很難想像還會有種族政治。怎么說呢?種族政黨用種族議程來分配資源,當近乎全部人口都是單一民族,又要怎樣區分誰先誰后、誰多誰少呢?到時取而代之的,是理念政治,單一民族會因政治理念分歧而分裂成不同政黨。

 說回華人這一邊,相信到時華人很難再高喊“我們華人要這個那個”之類了,而會類似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華裔,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完全融入多數民族的生活圈子中。

 不過,以大馬華社的文化根底,應該不大可能被同化,而是會以更加開放的心態看待友族文化。


吴启聪 中国报 15.1.16

Friday, January 8, 2016

中国报:給孩子的話

中国报:給孩子的話


筆者在日前升為人父,對于剛誕生的女兒,有幾句話要說給她聽:

 孩子,我不期待你變成神童,能夠兩歲內學會兩千個字;我只希望你能像個普通孩子,學習爬行、走路、說話,慢慢地成長。一直到你5歲進幼稚園前,我希望你耳聰目明、手腳靈巧,擁有健康身心去探索新的世界。

孩子,我不期待你在學校名列前茅,我只希望你能結交到很多好朋友,融入校園內的社交圈子,學習到待人處世。

 孩子,我希望學校課業不會給你帶來太大壓力,你不要變成一架考試機器而盲目追求分數和排名;學習的目的是掌握知識和技能,考試只是檢驗學習成果而已。

 孩子,我希望枯燥的課業不會佔據你所有的校園生活,我希望你能有一些自己喜歡的愛好,能夠與擁有相同愛好的同學一起分享心得,按照自己創意去發揮你的天賦、才華。

 孩子,我不會強逼你去學鋼琴、小提琴、芭蕾舞、畫畫等才藝,除非你告訴我你有興趣想試。

 孩子,我不會強逼你讀書,但從你小時候開始,我就會讓你知道,每一個遠大理想,都是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的,沒有捷徑讓你一步登天。當你有了明確目標,才能打從心裡萌生天天向上的上進心。

能分辨是非對錯

 孩子,我最后能教你的,是你的人生價值觀,我必須要教會你分辨人世間的是非對錯、優劣好壞。但那僅僅是我教給你的,我更希望你能發展出獨立思考能力,去反覆探討我所教你的那一套,老爸也有出錯的時候,說不定還有地方要讓你糾正過來。

 孩子,身為父母,我能夠管的,也只能到你大學畢業、出到社會工作、找一個對象結婚生子為止,接著下來的路,我只有干操心的分,想管也管不著了。但希望這20多年來我所給你的,足夠讓你開拓自己的美麗人生。”

 僅以此文與其他父母共勉。若把孩子訓練成學霸型的考試神器,沒了童年、創意被扼殺,甚至連待人處世之道也一併荒廢,又有什么意義呢?


吴启聪 中国报 8/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