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6, 2016

中国报:政府真的虧待華小?(原题:华小的捐款与拨款)

中国报:政府真的虧待華小?(原题:华小的捐款与拨款) 


最近針對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捐錢給筆者家鄉(森布隆)華小的課題,有行動黨議員再次引發了類似撥款不足,才需捐款的爭議。其實,我們對華小的捐款和撥款,認識又有多深?

 在華社印象中,政府一直以來好像非常虧待華小,經常不給華小飽飯吃,搞到華小還要到處去乞討。

大多國小沒禮堂

 仔細一看,通常華小的籌款名堂是什么?建大禮堂、建冷氣講堂、建室內體育館、給課室裝冷氣等等。再仔細一看,華小有沒有以桌椅、教材、電燈風扇、一些學校的必需設備,作為籌款訴求呢?近乎沒有。

 關鍵就在這裡,給予學校必需的設備,是政府的責任;但如果要增建一些額外的大型工程,則未必是政府的責任。

 並不是說華小就活該沒這些大型工程,我們應該去隔壁的國小看看他們有些什么沒些什么。大家會恍然發現,原來絕大多數國小連最基本的禮堂都沒有,只是用兩三間課室打通而已。簡單來說,華社捐錢給華小建的工程,都是在國小看不到的,在這一層面上,不存在誰虧待誰的問題。

弄清狀況才好罵

 稍有爭議的是校舍問題,校舍總該是必需設備吧,為何華小還要籌款建呢?

 這其實是個灰色地帶,半津貼華小的校地擁有人是該校的董事會,而不是教育部,試問教育部又如何在董事會的私人土地上建公家校舍呢?如果轉成全津貼華小,校地歸教育部所有,到時政府還沒錢建校舍的話,那才該罵。

 以上華小捐款與撥款之間的關係,相信絕大多數華人都不知情,只有少數在政治圈內打轉的人才會略知一二。如果把情況弄清楚了,才來決定哪些該罵,哪些不該罵,這豈不是比較明智理性嗎?

 持平而論,真要評論撥款的公平性,我們真正應該了解的是國小和華小學生的人均撥款比例,那才能反映真實情況。

 斷章取義、以偏概全,是政客煽動民眾情緒的政治把戲而已。


吴启聪 中国报 26/2/2016

Friday, February 19, 2016

中国报:外勞的雞與蛋問題

中国报:外勞的雞與蛋問題


最近引進150萬孟加拉外勞的課題,引起了社會廣泛爭議。筆者認為,對我國而言,外勞問題就好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究竟是我們需要外勞,才引進外勞,還是外勞搶走了我們的飯碗?

 外勞通常在什么情況下產生?兩種情況:一、當國內的就業機會過剩,在勞力不足情況下,就會引入外勞;二、當國內某些低下工作,國民自己都不願意做,也會引進外勞。如此攤開來看,事實擺在眼前,我國引進外勞的動機以后者居多。

油棕園、工廠、小販助理、清潔工等,眾所週知這些工作都辛苦和低薪,大馬國民寧願失業也都不涉足這些領域,唯有引進外勞才能填補這些空缺。外勞來自比我國落后的國家,在他們眼中,馬來西亞這片土地上即使是低賤的工作,也強過祖國工作千百倍,他們願意撿我們不願意做的工作來做,有何問題?

 以新加坡為例,大馬有好幾萬“馬勞”跨長堤到彼岸謀生,很多教育程度低下者也是在做跟我國外勞無異的工作,但新幣是馬幣的三倍,甘願。又不見新加坡人吵我們的馬勞搶了他們飯碗?同理,不管有沒有馬勞,這些低下工作,新加坡人也都一樣不屑做。

理應樂見其成

 有者提出很理想的說法,禁止引進外勞,讓薪水漲高至國民願意做的程度,到時人民收入就會提高了。如果說是高知識高技能工作,那倒無可厚非;若是那些低知識低技能工作,實在無法想像可以如何用三四千薪水請一個本地清潔工。

 持平而論,如果外勞搶走高知識高技能的高薪工作,那大馬國民確實有必要自強,把這些外勞轟回老家;但如果外勞只是撿走大馬人都不願意做的低知識低技能之低薪工作,我們理應樂見其成。

 唯一值得關注的是,外勞所帶來的社會影響,尤其是治安問題。政府有義務將非法外勞一網打盡,並且確保外勞都能在奉公守法的情況下安居樂業。做不到這一點,休怪人民批評政府的外勞政策。


吴启聪 中国报 19/2/2016

Friday, February 12, 2016

中国报:國家財政概況須知

中国报:國家財政概況須知


經常聽到一些民間專家評論我國財政:我們國家那么有錢(資源豐富),都被那些貪官給貪去了,才會搞成今天這么慘(捉襟見肘)。這個說法,雖然並沒有錯,卻不夠全面,一旦以此想法先入為主,很難看清國家財政的真正困境。

 20152016年期間,我們大家都能深刻感受到大馬財政的無力,主因有二:一、石油價暴跌;二、馬幣暴跌。其實,兩者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所有產油國的貨幣都因為油價暴跌而受到衝擊,因此主要問題還在于油價。

須知,大馬國家財政,每年有接近40%的收入來自石油稅收,而國油也一直都是超高盈利的國企。一直到油價從原來的過百美元暴跌至現在的30美元以下,國家財政突然縮水一大截,國油也一夜之間變成虧損的國企。這種突發狀況,必須被納入考量。

 第二,大馬的公務員體系極為臃腫,但跟其他國家相比,大馬政府包辦了醫療和教育這兩大免費服務,單單衛生部和教育部就已經佔據了公務員體系的一大半空間。簡單來說,其他國家公務員體系省錢,因為沒有提供免費醫療和教育;我們公務員體系花錢,因為我們有提供免費醫療和教育。所以免費醫療和教育的開銷,也必須被納入考量。

“擾民式”開源節流

 無可否認的是,貪官污吏的腐敗雖然侵吞相當分量的國家財富,但如果完全不考量以上兩大因素,難免有些失偏頗。須知,單單整頓吏治、糾正貪風,或許能對我國財政做些許改善;但若過于依賴石油和公務員體系臃腫的問題不能解決,我國依然會繼續陷入財政困境。

 目前我們看得很清楚的是,政府已經被逼動用“擾民式”的開源節流方式,其中包括征收消費稅和取消公共服務獎學金這兩大標誌性動作。然而,這些都明顯不是長久之策,國家財力根基鞏固才能確保長治久安,而大量製造國家財富需要穩健的經濟轉型。

 如果國家財政管理真的如民間“專家”評論一般膚淺,豈不人人皆可做財政部長?


吴启聪 中国报 12/2/16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6

中国报:誰踢進那粒球?

中国报:誰踢進那粒球?


在金庸名著《鹿鼎記》的尾聲,有這么一段:話說天地會幾位排位最高的長老,在一艘小舟上約見韋小寶,要擁立韋小寶做漢人的皇帝。此時韋小寶皺起眉頭,他媽是妓女,他老爸是不是漢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漢人皇帝呢?于是長老們就叫韋小寶回去妓院找他媽問清楚,結果他媽認為嫌疑最大的可能是一個西藏喇嘛,也不是漢人。

 筆者一直以來都認為,這段尾聲是金庸老爺子最想通過《鹿鼎記》傳達出來的訊息。別以為這個故事很扯,同樣的劇情就剛剛發生在我們大馬的國土上。最近爆紅的賀歲片《Ola Bola》,就因為是華人還是馬來人踢進了最后關鍵一球,引發眾多爭議。令人感到心寒的是,居然相當多華裔網民,盲目附和認為電影有捧馬來人大腳之嫌,甚至還發動杯葛。

一部電影,華人新年賀歲片,劇本是華文,主角也是華人,只因為設定馬來人球員踢進最后關鍵一球,就被華裔網民打入“種族電影”的類別。在這起事件上,有關華裔網民的敏感,已經幾近神經的程度,任何事物都能輕易被種族化。我們華社慣常指責友族種族主義,捫心自問華裔網民的害群之馬又何嘗不是?尤有甚者。

>b>不要有樣學樣

 誰踢進那粒球,很重要嗎?就好像韋小寶的例子一樣,韋小寶當時已經是公認的天地會龍頭,為天地會做出居功至偉的貢獻,是被擁立為漢人皇帝的不二人選,不過那群長老仍然糾結于韋小寶的身世問題。同理,某位國家隊球員為大馬射進了關鍵一球,他肯定是代表馬來西亞上陣的球員,難道我們也要糾結于他是華人馬來人還是印度人嗎?

 當我們看到友族表現出來的種族主義時,我們理應引以為戒,時時刻刻警惕自己不要有樣學樣。就以這部電影為例,壓根兒就不會去思考誰射進了那粒球,只知道那個人一定是馬來西亞人。只有那些天地會長老們進入球場看球賽,才會一直緊盯到底是漢人,還是滿人射進球了呢?


吴启聪 中国报 5/2/2016